行业新闻

医疗器械行业新四大困境齐袭 生死线已划定

发布日期:2017-04-25 浏览次数:1018

 医药网4月25日讯 医改势如破竹,与2016年之前相比可谓飓风来临,药械行业大浪淘沙彻底开始!一家械企要持续发展,四大元素缺一不可:品种、人员、模式、利润。那么,现在的这四大元素同以往相比,又面临了怎样的困境呢?

 
  品种没了
 
  注册费高挡住一批:这个事情仍在蔓延,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费,由原来几千块涨到数万至30万不等;二类医疗器械原来很低的首次注册费,现在涨到了八九万;原来才几千块钱再注册费,现在涨到好几万;如果品种不够优秀,都懒得去再注册了。
 
  工艺核查弄掉一批:去年6月CFDA开始启动医疗器械临床实验核查事务,至当年10月底结束,真实性有问题的不予注册。今年这项工作力度只会加大,不会减少。
 
  招标踢死一批:招标是当前高值耗材进入市场的关键环节,过去2年多以来,招标给不少械企带来的是都是恶梦:到处都是在降价!终于进院销售了,医院半年一年不回款,害得资金链紧张、断裂。比较惨啊,大量耗材品种因此被踢出了招标目录,丧失公立医院这个最大的市场。
 
  耗占比弄死一批:在这几年惨遭招标碾压之后,医保开始强势、上位了。医保控费的一个重招就是降低耗占比,2017年医改试点城市就要降到20%以下!广东这样的大省,更甚!要求到2018年降到18%以内,2020年再降到15%以内。医院买得越来越少,注定有人要出局。
 
  并购吃了一批:这几年械企并购重组的不少,一些械企也通过并购实现了利润的高速增长!但对被并购械企而言,重点发展的自然是优势品种,大量非优势品种肯定要咔嚓掉。这样一来,又一批品种没了。
 
  代表跑了
 
  品种没了代表会跑:你说,品种都没有了,那些熟悉的渠道、关系,还有什么用?得找新的东家啊。终端资源为王,品种次之。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;处处不留爷,爷搞个体户。
 
  备案制后代表会跑:以后药械代表都要备案制了,并且不能卖药,只能够做学术,医疗器械相信也会如此。但很多人不是医药学背景,他不符合条件啊。这个政策要逼退一部分代表了。
 
  模式变了药代会跑:两票制这个新政下的营销模式转型、升级,会让部分代表非常难受,不适应的就只能淘汰了。甚至有官员在两票制会议上表示“要让药械代表消失”,让大家惊恐万分。特别是一些挂靠的自然人,消失的可能性极大。而他们的消失,将直接影响到以大包模式运营的药企生存。
 
  模式变了
 
  底价模式完了:过去是主流的营销模式,基本都是通过外部关联公司、过票公司完成市场推广、费用循环,但“两票制+营改增+金税三期”新环境下,底价模式彻底完了,高开高返模式来临。伴随而来的是,增加税费如何分摊、大量佣金如何兑付、大量票据如何合法合规?很多药企真的没法处理,可能要被淘汰。
 
  代金模式堵了:一方面的反腐加压,防代表、抓医生,轻则行政处罚踢出行业,重则判刑坐牢,每年仅被公布出来的院长、科主任落马案件数百起,令人震惊、害怕。今后医生阳光的收入也针大幅提高了,代金模式不会死、但一定堵得慌。
 
  医保模式来了:对于医院,以前是不能省钱,省钱了第二年拨款就少了,省了钱也不能分;以后是通过医保控费,要多多省钱,省下来的钱可以分掉不违法。以前是开药、用耗材越多利润越高;以后按病种付费,开药用耗材越多利润越低;过度开药检查医院还要倒贴钱;哪个医生多开药多做检查就要滚蛋。
 
  特别是2017年已经下了死命令:发布了320个按病种付费的目录;在200个医改试点城市,按病种付费要达到100种!
 
  学术模式兴了:在按病种付费模式下,临床路径营销模式来临,而过去对医生的代金营销丧失土壤,学术营销、临床路径营销成为趋势。不会做的,又要落伍了,又要遭受挤压、甚至淘汰了。
 
  利润小了
 
  费用上涨导致空间缩小:原料涨价、人工费涨价、办公成本上涨、物流运输涨价、环保费用上涨,好像没有看到什么是降价的。哦,错了,还有耗材试剂价格是在下降的!
 
  行政主导导致利润受损:招标、医保等,都是。作为械企,市场和利润总得有个平衡点。只占领市场没有利润,得死;只有虚无的利润率却没有市场,也得死。在政策剧变时期,死的械企不会变少,而是更多。
 
  生死线已划定,死扛到底才有未来!
 
  你看,品种被搞得没剩几个了,模式调整又没有搞好,产品利润空间一降再降,自己的代表还跑了不少,械企能不惨吗?
 
  对你家是惨,对他家可能却是难得的机会!有两句话是一定要懂的:
 
  第一句话:械企数量真的是太多了,让大的更大、强的更强,弱的小的全部关门,估计也是符合产业政策初衷,只是没人敢这样公开说出来,怕挨骂、怕背上一个阻碍产业发展的罪名啊。
 
  第二句话:过去那些年里,药企虚开、倒票、过票、偷税、逃税已经不少,最近被曝的药械企业虚开120亿震惊圈内外,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弥补医生兑费无票的“丑行”。这个,也是没人公开地讲,怕被说是“行业叛徒”啊。这两年的医改,可以说是很有智慧的医改,改医、改药力度都很大。械企过去已经享受了那么多年的好,现在该是洗手、还债的时候了。
 
  在这个规范的过程当中,必然有无数械企倒下、死亡。但医改最终必将进入平稳期,那时才是药企获得长期利润的大好时机。只是机会往往就在后天,但很多人却熬不过明天晚上。
 
  越是低潮时期,越是考验药企的生存能力。那就死扛吧,让弱者都死了,剩者通吃,就成王了。